啊咦夫斯基

碎碎念的号 ,没什么好关注的。
不,别关注了。
杂食,高冷,缘更
大部分时间都不产 小部分时间在摸鱼
日常矫情 非常暴躁
不混任何圈 写文就是为了自个爽 喜欢看别人搞事情

灰二是什么腹黑人妻小恶魔啊1551走灰我吃了,年下最高


【现欧】普通大学生看pian日常

现欧
亲妈@网易王三三,龙妹要环游世界
依旧学龄前儿童文笔,ooc,无逻辑无脑遍地狗血
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和看pian没有一块两毛五关系的看pian日常

——

作为朝气蓬勃荷尔蒙分泌旺盛浑身精力无处发散的当代大学生,没在大学时代同两三舍友一起拉上窗帘手捧纸巾挂着诡异笑容观赏从各大网站搜刮来的各国行为艺术家在各种场所以各种角度所摄的双人或多人瑜伽等强身健体并且还要考验演技的教育片简直就不算是有过青春。

好吧,简的来说,就是看pian。

这种事总是得要有一个人开头的。

相比于暗搓搓看假正经表面很不屑的【副】主席,一看就很禁欲的白月光男神现充,和眼里似乎只有二次元的小朋友欧神。

就只有老好人直男伟哥了。

其实是为了剧情接下去(bushi)

——

一日,伟哥正收了一个据说特别劲爆刺激还养眼的教育片,手指点了点鼠标,盯着满屏幕的郭德纲相声和蜡笔小新合集傅园慧表情包喜羊羊大电影好一会。

出其意料的,在大好的周末其他三人却没有出门的意思。

伟哥吸了口气,转身看了眼似乎最好沟通的欧神,此人正以高度神似葛优瘫的姿势躺在视作生命的床上拿着手机看番,时不时发出几句新垣结衣是我老婆的白日妄想。

“那个,欧阳……”伟哥凑近了点,下意识地看了眼正戴着耳机坐在一尘不染的桌子前看书的现充,见他没什么反应,继而转头望向欧阳“你看pian吗?我有那个……”

“……”欧神眨了眨眼睛,好像还没反应过来。

“那个,不是,我那个……”伟哥连忙摆手解释试图拯救自己的人设。

“666牛逼啊伟哥。”熊孩子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什么“来来啦,来看啊,哪个国家的,我比较喜欢日本的。”

现充因为欧阳这音量不小的叫嚷转过头来,摘了一边的耳机,冷淡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两人“你们要……看【pian】?”

“对啊,老……”欧神正想走近只见现充一抬手立马顿住脚步拉开抽屉往身上喷消毒水用酒精擦了擦手,见他点点头,于是又继续刚才的动作走了过去,挑挑眉“一起看?这可是青春啊。”

“不要,恶心。”现充推了推眼镜,一脸平静。

“啧。”

“啧。”

“啧。”

“……”现充吸了口气“闭嘴。”

——

主席这次居然没几句就加入了他们的周末看教育片活动,美名其曰考察最近的教育片市场如何。

“哪个国家的?”

“中国的,不过有些口音。”

“woc还有口音啊刺激。”

“……”伟哥眨眨眼睛表示不解,听着欧阳自带软糯特质加上本人声音加成的川普,更不解了。

口音有什么刺激的?

见两人保持笑容围在身边心中又是一阵欣慰,现在很少年轻人这么喜爱教育片了。

于是愉快地点开鼠标。

加载。

“当代大学生的自主创业……”里面的人不仅有衣服还西装革履。

“……”

“牛逼牛逼。”主席冲他拱拱手缩回自己的位置里。

欧阳倒是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儿,继而笑嘻嘻地冲现充喊“hi,老高看pian吗?这玩意还是川普。”

现充顿了一下,很反常地没有立即怼回去。

伟哥望了眼欧阳,想到现充兴许在脑补些什么,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中午不吃金拱门了?”

“要要要,爸爸再爱我一次。”

“那你先在此处等着,我先去买几个橘子。”

“……”欧阳眨了眨眼睛,继而比起了中指。

——

欧阳在电脑前看番呵呵笑了几声继而啃了口汉堡,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了一眼现充“老高……”

“什么事?”现充瞥了他一眼,瞥到了那人嘴角白色的酱汁,连忙移开眼神。

“看pian吗?”

“……”现充吸了口气,似是无奈“你这个梗要玩多久。”

“嗨,作为一名钢铁直男,有几十G不是难事吧。”

“你那几十G怕不是都是纸片人吧,这有什么前后关系吗?”

“话说老高你这样子抗拒看pian的样子。”主席突然就插了句嘴,眼神上下扫视“该不会是不行吧。”

“比你行。”

“woc你……”

“抱歉我不喜欢你这款的。”

欧阳在一边乐呵呵地吃着汉堡看了好一会,不料语出惊人“对啊,喜欢我这款的。”

“……”

“……”

“……”

欧阳本意是想缓解一下越来越僵的气氛,奈何自己鬼使神差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地一脱口就是这句话,见这谜一般的沉默不禁woc了一声。

“woc”主席伟哥再一次认为这个词简直是可以表达人类所有的情绪的神奇存在。

“你们woc什么。”

“你又woc些什么。”主席下意识怼回去。

“鬼知道你们的woc是不是和我的woc一样。”

“……”

“老高你……”欧阳正想说些什么,现充却是黑着一张脸一语不发摔门而去了。

——

欧阳没有想过自己或是现充的性向,当他在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十有八九是已经弯到回不来的地步了。

知道现充喜欢自己的时候,心里更是像打翻了一打调料瓶一样什么味道都有。

但更多的是甜味,各类糖精色素混合搅拌,漩涡中弄出奇异斑斓的颜色,惹得他眼前发晕,脚底发软,舌尖发甜。

可是自从知晓现充对他的友谊已经变质之后,他就似乎一直在躲着他。

不,不是似乎,是一定。

想抓住他问个所以然来,却是连一片衣角都看不着。

大老爷们,怂了吧唧的。

舍不得新垣结衣,就套不了白月光。

欧阳下定决心不看番不打游戏不睡觉,就等着现充大晚上暗搓搓回来逮他个措手不及。

都好几天没回来,换洗衣服总是要拿的吧。

果不其然,知现充者莫过于欧神。

现充大晚上摸黑回来拿东西的时候,一只在月光下格外惨白邪恶的手臂拽住了他的衣角,现充一激灵下意识要甩开,却闻到了一阵熟悉的牛奶沐浴露的香味,立马顿住了“欧阳。”

待眼睛适应了黑暗,那人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那双他一直都因为睡眠不足的涣散双眼在这时却格外明亮。

“老高……”那人走近了些“谈谈?”

“谈什么。”

“谈恋爱。”

——

“老高老高,看pian吗?”

“我们两个的吗?”

“……”

“老高老高,你接受婚前性行为吗?”

“如果是你的话十分乐意。”

“……”

欧阳再一次不得不认同woc简直是人类语言的瑰宝。

——fin

瞎jb写












【现欧】轻飘飘

  
  毕业后设定 三观不正
  看似是单恋,其实是双向
  学龄前儿童文笔,ooc,狗血私设满地
  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

欧阳再次见到高述是在他的订婚宴上,高述的订婚宴上。

请了许多亲朋好友,自然也包括了据说在大学时代关系蛮好的舍友欧阳,尽管毕业后至今日六年间都没联系过。

收到请柬的那一天,欧阳还窝在电脑前努力睁着因为没有接受妥当休息泛着血丝的眼睛飞快地敲着键盘,一封邮件就这么跳到他视线里。一边抬手喝了口冷掉的咖啡一边点开了邮件。

握着鼠标的手顿了顿,抓了抓一头本来就挺乱的乱发,又抬手喝了一口咖啡,静默片刻,随即舌尖泛起一阵苦味,久久不散。

——

“老高不愧是现充,比我们都先结婚,直接奔向真现充了。”欧阳将半张脸埋进了半旧的驼色围巾里,变回黑色却依旧乱糟糟的卷发挡住了眼睛,窝在伟哥的商务车后座角落上,再加上没有好好休息眼底带着青色,整个人有些阴郁,声音和笑声透过衣料传出来闷闷的。

“这可不嘛,不过居然不是我们当初最觉得和老高有可能的本子'交女朋友。”

“据说是双方父母决定的。”一直在专心开车的伟哥插了句嘴。

“厉害了厉害了,不愧是有钱人,联姻这种事平时就在电视上看过啧啧啧。还要先办个订婚宴,有钱人。”

欧阳没再继续听雷总再胡诌些什么,只是目光转向窗外飞快擦过的车流,微微呵了口气,眼前散起白雾,蒙了眼睛。

“伟哥……”欧阳将脸埋得更深,微微带着鼻音,抬手揉揉眼睛像是困极的模样“开个暖气呗。”

“哦,好。”

——

女方是小家碧玉形的,听人说话时笑不露齿眼睛弯弯,谈话间又温婉大方得体。和老高,着实是挺配的。

摘了围巾收入包里,一抬眼,便撞入高述那双眼里,不禁倒吸了冷空气,呛了一下,随即扯起嘴角牵强地笑了一下,抬起手“嘿,老……老高。”

高述大步朝他们走来,带着得体到看不出任何破绽的笑容。

明知不只是冲着自己来,欧阳还是不禁拽紧了肩包带,因为体型和长相的关系,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不少,此时带着这种动作更像是还未入世的高中生。

高述在这寒暄了几句便迈开长腿走了。

一点多余累赘的眼神都没在他身上停留。

不禁松了口气,又重重叹了口气。

——

订婚宴进行到后半段,欧阳社恐发作逃了出来,跑到外边的走廊上透会气,却碰见了在一边默默抽烟的高述。

他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欧阳眨眨眼睛,喉咙有些发涩。

本想过去调侃几句,又猛然意识到他俩的关系不知何时已经默默淡化到远远不如从前了,这不啻于当头一棒,将他一下子就击退好几步,宁愿逃遁到扎堆的人群里。

不料高述却察觉到了他的存在,慢条斯理地掐灭了没抽几口的烟头,身体拨开还未散开的白色烟雾走了过来。

那人好像是有些醉了,衣领不似平时一般系得齐齐整整,眼角发红,脚步有些不稳,但面色还是一派镇定自若。

欧阳没喝酒,却觉得脑袋一阵一阵地发晕,下意识地拔腿想跑,双腿却像被牢牢钉在地上一样动都动不了。

那人到了一定距离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半路却杀出了一个雷总,带着一身酒气胆大包天地勾住高述的脖子,高述被这么一扯身体歪了一下,整张脸肉眼可见地黑了,但还是保持风度握了握拳头什么都没说。

“嘿嘿嘿,你们俩,丢下新娘子在这干啥呢。”继而又暧昧不明地笑了一下“大学gay里gay气就算了,现在干啥呢。”

欧阳瞥到一片红色布料,旋即笑了笑“什么啊,谁他妈gay里gay气,真恶心。”然后对默然不动的高述状似调皮地眨眨眼“我们这些糙汉子那比得过嫂子啊,老高先行脱单可是要请喝酒的,走走走。”随即三人看似拉拉扯扯又进入了觥筹交错间。

——

欧阳窝在角落捧着一杯橙汁看着台上一对璧人接受着四面八方或真心或假意的祝福。

他眨了眨眼睛,目光有些涣散。

不知是什么时候走向前去的,他大步走到高述面前,对惊愕的新娘子笑了笑,对高述伸出手,握住了那记忆中干燥温暖的手,抬脚就向门外跑,却被一阵拉力扯住,手被猛然甩开,高述看他的眼神里夹杂着恶意的嘲笑和轻蔑,他说,真恶心,太恶心了。

像被冰水一下子浇透全身,冷得四肢战战,心底发凉。

他回过神来,自己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捧着喝了半杯的橙汁,台上热闹依旧,也依旧一丝一毫都不属于他。

高述撞上他的眼神,礼貌地举杯笑笑仰头一饮而尽。欧阳佯装受宠若惊的模样从旁边的服务生盘子上拿了杯酒有样学样地一口闷了。

自然得就像是这六年间一直都没分开过的挚友。

他一直都不会喝酒,酒量也没长进过,一口闷的结果就是脑袋发晕,眼前的那人顿时多了好几个脑袋。

“建国之后不能成精啊喂,多了那么多个脑袋啊老高。”他这么指着高述傻呵呵笑着,向后一倒,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睡梦中有人探了探他的额头继而指尖下滑从他颧骨停留顿了顿最终抽开了手指,他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来挽回些什么,奈何无力到动动手指的力度都没有。

睁开眼,果真是符合高述龟毛处女座风格的房间,一丝不苟一尘不染但也毫无人气。

捂着发痛的脑袋坐起来,衣服还是昨天的,洁癖重症患者高述居然宁愿让他穿着外出的衣服躺床上也不肯碰他一下。

看来是很讨厌了。

在心底自嘲般笑了笑,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一阵脚步声在不远处停留,抬起头,那人正双手抱起倚在不远处的灰白色墙前看着他。

“这里……”

“我家。”

“你女……”

“我们没住一起。”他顿了顿,补充道“只是订婚而已。”

“谢……”

“不用。”

高述语速飞快还带着些咄咄逼人,像是有预知能力一般提前把答案说出来。

“那么……”欧阳并不想没话找话,毕竟六年的时间足够让两个原本形影不离的好友疏远到近似于陌生人的程度了,更何况他还打扰了人家一晚上。

“先吃饭吧。”高述说完便转身出了房间。

“我……”欧阳并不想再打扰下去,可是不争气的胃并不给他矫情的机会。

只好起身跟着高述出去。

一下床,无意识中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一张照片,是毕业那年大家的最后一张合照。

这里居然不是什么客房,而是他自己的房间。

——

想到自己占了一晚上高述的床就感到更抱歉的欧阳想去厨房搭个下手。

可一出门,高述就已经把粥盛好放桌上了。

看着还冒着热气的粥,心下一下懊恼,还是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了。

不知道说什么,欧阳顶着一头乱糟糟的自然卷埋头苦吃。

刚想起什么要打破这沉默氛围的欧神抬起头,却撞上高述朝他伸来的一只手,那只手顿了顿,尴尬地停滞在半空中。

欧阳一下子忘记了咀嚼,被塞了满口的粥一呛,继而掐着喉咙猛咳起来。

呛得眼角发了红。

——
  
欧阳是个彻头彻尾的同性恋。

这事只有他一人知道,并且在遇见某个人之前一度想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直至死去。
  
身为人民教师的双亲保守且严厉,尽管自小身处在国内相对对此比较宽容开放的城市里。欧阳的父母无意中在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还是会加一句“我们要保持尊重,只要不是我家的就好了。”
  
父母话里有话下的排挤色彩让在旁听者有意的欧阳一度地自卑,向来内向的他头低得更低了。更是不敢跟班里男同学有更多接触,怕被一些人看出他那些小心翼翼埋起来的卑劣的充满肮脏污垢的为人所不耻的秘密。
  
后来稍微大了一些,拓展了知识面,才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是芸芸众生的一份子,拥有着最普通的七情六欲。
  
高述的出现对他来说完全是意外,抑或是惊喜,用老套的说法就是在平淡无奇甚至有些黑暗的生活中突然射来了一束光。
  

从大二的一个晚上开始,直到现在,是他喜欢高述的第八年。
  
  
  
  tbc——  

  

就是那首三观不正的日文歌

欧阳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现在的大众趋势是软糯奶萌可爱白嫩嫩大眼睛哭唧唧美人受了吗?喜欢强受的我好累,我想要肌肉和肌肉,力量和力量的碰撞1551,就间之契的那种,爱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坐等
军涛勇敢飞哈哈哈哈

画到一半出了bug,窒息

[现欧]睡我前后左右铺的兄弟

  又名:普通男大学生宿舍的日常
    ooc  学龄前儿童文笔  人物属于网易王三三龙妹
    深夜粗制滥造

——

  只是运气比较好的普通大学生欧阳最近有个烦恼。

  他的好兄弟,好室友,计院男神,女生们的白月光
朱砂痣,高富帅男神现充高述好像有喜欢的人。

  并且,居然没告诉他。

    很好,高述,我要停止叫你爸爸(?)

  欧阳表示自己的好奇心已经快要破体而出自立门户了。

   他的手指飞快地划过学校论坛八卦区,试图找一下现充高述的八卦,寻找一下他到底喜欢谁的蛛丝马迹。

   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好奇,欧阳把这个解释成是关爱舍友兼好兄弟的正常活动。

   ……

   手指在一个区突然顿住。

   [扒一扒233宿舍大二计院男神和他的欧神室友的一些事♂]

     啥?

     欧神本人欧阳蒙逼成了黑人问号脸。

     这是什么?为什么跟他有关系?后面那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那么哲学?

     手指继续往下翻。

    1楼.楼主:
扒一扒我们计院男神和他室友的一些事,我们剧社的一个小可爱(qinshu)各位知道吧[扶眼镜]

2楼.前排吃瓜!:
知道知道!就是那个欧emm……对吧!

3楼.镜子小姐:
是大二的学长吗?他们怎么了?

4楼.沉迷bei老师的刺不可自拔:
楼上的学妹你刚来就不知道了,我们高老师和他的室友有很深♂切♂的兄弟情。

5楼.各位看图!

[欧阳女装.jpg]

[高述看欧阳女装.jpg]

6楼.你的腿毛,不,是你的腿毛:
卧槽刺激

7楼.我的幻肢呢: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8楼.哥哥不要闹海了,闹我吧:
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就应该被压啊啊woc!姐妹们让我来!

9楼.白日梦想家:
楼上的姐妹你冷静点
[姐妹你骚断的腿.jpg]

10楼.哥哥不要闹海了,闹我吧:
我也是男孩子惹

11楼.白日梦想家

……

12楼:我的幻肢呢

姐妹太骚了

13楼:如果我是毛猴你会爱我吗?
加一

14楼:bei老师的腿毛

加10086

15楼:楼主
喂喂喂歪楼了喂

……

————

楼主又接着发出来几张女装照,欧阳的手指已经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耳朵尖都红透了。

太他妈羞耻了吧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还有啊啊啊!

老高不是说已经毁尸灭迹了吗啊啊啊啊!

欧阳捂住耳朵发出灵魂深处的质问三连。

在欧阳再次鼓起勇气点开论坛时,高述却推门进来了,吓得他一个激灵连忙将手机藏进枕头里。

欲盖弥彰地双手撑住栏杆大声喊“嘿嘿嘿,爸爸你回来啦!”

高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还是没问出口将午饭拎着提起来“下来吃还是在上面?”

“下来下来!谢谢爸爸。”欧阳快速地爬下梯子,接过午饭,极其乖巧地坐在桌前吃起今天的第一顿来。

“你早上又没吃?”高述看了眼原封不动放在桌上的豆浆包子。

欧阳吸溜吸溜着面,含糊不清地道歉“抱歉,早上起不来。”

“……”高述欲言又止,拳头握紧又松开,怕自己的关心太过界,最终只能吐出一句“下次不能这样了。”

“知道了高老师!”欧阳嘴里还含着面望着他双眼弯弯。

“啧,你跟他们瞎叫什么。”高述一脸嫌弃,拉开椅子坐回去。

“好了好了老高行了吧……”欧阳揉了揉发红的耳朵“那个……老高……”

“嗯?”高述打开手机刷着论坛更新。

欧阳想着他羞耻的女装,又揉了揉耳朵“没有没有没什么。”

“……”高述看了一眼欧阳,觉得他今天有点反常,但还是没有问出口,又继续低头看今天那个帖子楼主有没有更新。

[扒一扒233宿舍大二计院男神和他的欧神室友的一些事♂]

……

233楼:楼主:我发现了一点!欧阳很喜欢叫高老师爸爸!

234楼:飞鹰
直男都这样吧,你们腐女想太多了。

235楼:略略略
楼上不懂了吧,这是情趣♂

236楼:卧槽你头掉了

这是什么父子play!!!

237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叫爸爸真的很不懂你们直男了

……
——

高述看了眼刚刚又爬上去拿手机然后又继续下来吃面的欧阳,用了自己的小号回复。

240楼:欧阳的眼镜

他可能不是这个意思……

241楼:略略略

看楼上是欧阳的wf?

242楼:我的幻肢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的妹子你以为是饭圈吗还wf你清醒一点!蚂蚁竞走十年了!

243楼:哥哥不要闹海里,闹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是cpf了,🔒了

244楼:欧阳的眼镜:
……

245楼:楼主

他们看起来是一对的事很明显吧,品品高老师看欧神的眼神[图片]

各位,就等他们破柜而出了好吗!

246楼:新垣结衣我老婆

你别乱说……老高有喜欢的人了……他亲口说的

247楼:楼主

???

楼上知情人士?

248楼:略略略

卧槽这是要拆cp的节奏?

249楼:我的幻肢呢?

246楼拔刀吧!

250:欧阳的眼镜

???

……
——

欧阳看了眼看旁边看手机的高述,叹了口气,将手机放回兜里。

他想起半个月前不经意看到高述拒绝学妹的场景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他妈是实锤了好吗!

老高都有喜欢的人了这群人还在乱拉郎,他喜欢的妹子看到了该怎么想!

不行,举报了。

高述看了一眼在旁边吃面吃得鼓起腮帮子变身仓鼠的欧阳。

微微安抚险些被萌化的心脏。

又拿出手机回了一条

298楼.欧阳的眼镜

各位放心,高述和欧阳🔒了

……

高述还没发出去多久,旁边发出一个声音

“噗……”拿着手机的欧阳一口面喷了出来。

“……”

——看心情tbc

困辽,打完睡觉






























    

    

    

  

   

   

用手机摸个鱼起个稿

小天使这个造型……好给里给气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