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咦夫斯基

碎碎念的号 ,没什么好关注的。
不,别关注了。
杂食,高冷,缘更
大部分时间都不产 小部分时间在摸鱼
日常矫情 非常暴躁
不混任何圈 写文就是为了自个爽 喜欢看别人搞事情

【现欧】普通大学生看pian日常

现欧
亲妈@网易王三三,龙妹要环游世界
依旧学龄前儿童文笔,ooc,无逻辑无脑遍地狗血
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和看pian没有一块两毛五关系的看pian日常

——

作为朝气蓬勃荷尔蒙分泌旺盛浑身精力无处发散的当代大学生,没在大学时代同两三舍友一起拉上窗帘手捧纸巾挂着诡异笑容观赏从各大网站搜刮来的各国行为艺术家在各种场所以各种角度所摄的双人或多人瑜伽等强身健体并且还要考验演技的教育片简直就不算是有过青春。

好吧,简的来说,就是看pian。

这种事总是得要有一个人开头的。

相比于暗搓搓看假正经表面很不屑的【副】主席,一看就很禁欲的白月光男神现充,和眼里似乎只有二次元的小朋友欧神。

就只有老好人直男伟哥了。

其实是为了剧情接下去(bushi)

——

一日,伟哥正收了一个据说特别劲爆刺激还养眼的教育片,手指点了点鼠标,盯着满屏幕的郭德纲相声和蜡笔小新合集傅园慧表情包喜羊羊大电影好一会。

出其意料的,在大好的周末其他三人却没有出门的意思。

伟哥吸了口气,转身看了眼似乎最好沟通的欧神,此人正以高度神似葛优瘫的姿势躺在视作生命的床上拿着手机看番,时不时发出几句新垣结衣是我老婆的白日妄想。

“那个,欧阳……”伟哥凑近了点,下意识地看了眼正戴着耳机坐在一尘不染的桌子前看书的现充,见他没什么反应,继而转头望向欧阳“你看pian吗?我有那个……”

“……”欧神眨了眨眼睛,好像还没反应过来。

“那个,不是,我那个……”伟哥连忙摆手解释试图拯救自己的人设。

“666牛逼啊伟哥。”熊孩子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兴奋的还是什么“来来啦,来看啊,哪个国家的,我比较喜欢日本的。”

现充因为欧阳这音量不小的叫嚷转过头来,摘了一边的耳机,冷淡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两人“你们要……看【pian】?”

“对啊,老……”欧神正想走近只见现充一抬手立马顿住脚步拉开抽屉往身上喷消毒水用酒精擦了擦手,见他点点头,于是又继续刚才的动作走了过去,挑挑眉“一起看?这可是青春啊。”

“不要,恶心。”现充推了推眼镜,一脸平静。

“啧。”

“啧。”

“啧。”

“……”现充吸了口气“闭嘴。”

——

主席这次居然没几句就加入了他们的周末看教育片活动,美名其曰考察最近的教育片市场如何。

“哪个国家的?”

“中国的,不过有些口音。”

“woc还有口音啊刺激。”

“……”伟哥眨眨眼睛表示不解,听着欧阳自带软糯特质加上本人声音加成的川普,更不解了。

口音有什么刺激的?

见两人保持笑容围在身边心中又是一阵欣慰,现在很少年轻人这么喜爱教育片了。

于是愉快地点开鼠标。

加载。

“当代大学生的自主创业……”里面的人不仅有衣服还西装革履。

“……”

“牛逼牛逼。”主席冲他拱拱手缩回自己的位置里。

欧阳倒是兴致勃勃地看了一会儿,继而笑嘻嘻地冲现充喊“hi,老高看pian吗?这玩意还是川普。”

现充顿了一下,很反常地没有立即怼回去。

伟哥望了眼欧阳,想到现充兴许在脑补些什么,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中午不吃金拱门了?”

“要要要,爸爸再爱我一次。”

“那你先在此处等着,我先去买几个橘子。”

“……”欧阳眨了眨眼睛,继而比起了中指。

——

欧阳在电脑前看番呵呵笑了几声继而啃了口汉堡,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了一眼现充“老高……”

“什么事?”现充瞥了他一眼,瞥到了那人嘴角白色的酱汁,连忙移开眼神。

“看pian吗?”

“……”现充吸了口气,似是无奈“你这个梗要玩多久。”

“嗨,作为一名钢铁直男,有几十G不是难事吧。”

“你那几十G怕不是都是纸片人吧,这有什么前后关系吗?”

“话说老高你这样子抗拒看pian的样子。”主席突然就插了句嘴,眼神上下扫视“该不会是不行吧。”

“比你行。”

“woc你……”

“抱歉我不喜欢你这款的。”

欧阳在一边乐呵呵地吃着汉堡看了好一会,不料语出惊人“对啊,喜欢我这款的。”

“……”

“……”

“……”

欧阳本意是想缓解一下越来越僵的气氛,奈何自己鬼使神差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地一脱口就是这句话,见这谜一般的沉默不禁woc了一声。

“woc”主席伟哥再一次认为这个词简直是可以表达人类所有的情绪的神奇存在。

“你们woc什么。”

“你又woc些什么。”主席下意识怼回去。

“鬼知道你们的woc是不是和我的woc一样。”

“……”

“老高你……”欧阳正想说些什么,现充却是黑着一张脸一语不发摔门而去了。

——

欧阳没有想过自己或是现充的性向,当他在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十有八九是已经弯到回不来的地步了。

知道现充喜欢自己的时候,心里更是像打翻了一打调料瓶一样什么味道都有。

但更多的是甜味,各类糖精色素混合搅拌,漩涡中弄出奇异斑斓的颜色,惹得他眼前发晕,脚底发软,舌尖发甜。

可是自从知晓现充对他的友谊已经变质之后,他就似乎一直在躲着他。

不,不是似乎,是一定。

想抓住他问个所以然来,却是连一片衣角都看不着。

大老爷们,怂了吧唧的。

舍不得新垣结衣,就套不了白月光。

欧阳下定决心不看番不打游戏不睡觉,就等着现充大晚上暗搓搓回来逮他个措手不及。

都好几天没回来,换洗衣服总是要拿的吧。

果不其然,知现充者莫过于欧神。

现充大晚上摸黑回来拿东西的时候,一只在月光下格外惨白邪恶的手臂拽住了他的衣角,现充一激灵下意识要甩开,却闻到了一阵熟悉的牛奶沐浴露的香味,立马顿住了“欧阳。”

待眼睛适应了黑暗,那人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那双他一直都因为睡眠不足的涣散双眼在这时却格外明亮。

“老高……”那人走近了些“谈谈?”

“谈什么。”

“谈恋爱。”

——

“老高老高,看pian吗?”

“我们两个的吗?”

“……”

“老高老高,你接受婚前性行为吗?”

“如果是你的话十分乐意。”

“……”

欧阳再一次不得不认同woc简直是人类语言的瑰宝。

——fin

瞎jb写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