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咦夫斯基

碎碎念的号 ,没什么好关注的。
不,别关注了。
杂食,高冷,缘更
大部分时间都不产 小部分时间在摸鱼
日常矫情 非常暴躁
不混任何圈 写文就是为了自个爽 喜欢看别人搞事情

[KKL]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之前的号销了
大概是总集
高考之后暑假复健中
一到四
KT  AU 哥哥51×弟弟244
沉迷于德国骨科的产物(×)
兄弟play 幼驯染
学龄前儿童文笔+雷+玛丽苏+ooc+傻白甜
可能会引起不适,慎入
——

1991年的某一天,在手机还没普及的年代,堂本家的家主堂本充久突然就把长子叫到身边告诉他,他有了一个哥哥。

一个大了一百天明明同龄却要叫哥哥的人。

堂本刚表示拒绝,全身都在拒绝,皱起小圆脸拒绝着。

他这充满光辉又漫长的12年人生中,就叫过隔壁帅气的木村尼桑过,他才不愿意叫另一个连面都没见过还来路不明的小鬼做尼桑。

这可是男子汉的自尊心啊!

堂本充久见自家儿子仰着小圆脸一副拒绝的姿态也没说什么,站起来拉起他的小手就往外走。

“爸……爸爸,你要带我去哪?”堂本刚觉得心很慌,第一次见父亲一脸严肃的模样,男子汉的自尊心瞬间消失殆尽“我叫哥哥还不成吗?”

还以为父亲会带他去很遥远的地方,就像妈妈去的那个地方一样,可是就只是隔了几扇拉门。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穿着牛仔裤的男孩子正一本正经地端坐在侧席,见到来人便想站起来。

“伯伯。”

“不用那么客气。”堂本充久摆手,拉着儿子一屁股坐在他对面。

力气自然是大不过父亲的堂本刚被不小心一把扯到了对面,手又被松开,一阵踉跄要摔倒在另一面拉门上。

手腕在脸快接触到拉门时及时被扯住,然后向后倾直直坐在了有软垫的地方。

差点就要把脑袋挂拉门里了。

堂本充久被逗得有些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tsuyoshi那么热情你光一哥哥都差点招架不住了。”

转过头,男孩正默默地收回自己的手,堂本刚抬眼气呼呼地瞪了父亲一眼,脸气鼓鼓的嘴撅了起来“明明都怪爸爸你。”

堂本充久对这毫无杀伤力甚至可以说是在撒娇的瞪视毫不介意,继续哈哈笑着。

眼见着旁边男孩子绞着衣角的速度越来越快,堂本刚对父亲越发梦幻的笑声表演也失去耐心时。

笑声戛然而止。

“光一,这是刚,你的弟弟,不需要看他比你小就照顾他什么的,你大可以有什么事就指使他干。”堂本充久说完就一脸严肃正直地拍了拍男孩的肩。

“爸爸你在说什么呢?”这还是亲生的吗?亏他还是老来子,不应该是被宠着的吗。

堂本光一此时只能点头。

嘿!居然点头了!堂本刚居然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亲生父亲托付……呸,交到另一个人手中还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父亲去工作后就只能由堂本刚让这位新来的很明显害羞怕生的小哥哥熟悉这个大屋子。

在简单地讲了房间厕所厨房大门在哪的堂本刚就不想动弹了,索性瘫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机问着那位依旧拘谨得坐在沙发边沿的小哥哥。

“嘿,看电视吗?”

堂本光一抬头,眼眶里几乎是黑眼珠的漂亮眼睛亮亮的,然后点点头,声音轻轻的“嗯。”

——

堂本刚总时不时地认为自己才是当哥哥的那个。

明明自己比他高比他壮,嗯,当然还是比较帅的那一个。

那个哥哥不怎么说话,一遇到陌生人还总喜欢躲他后面,害羞怕生胆小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

所以叫他哥哥这种事堂本刚依旧是拒绝的。

虽然比他高年级的堂本光一偶尔会像个哥哥一样帮他补习功课,凡事也总是让着他,有好吃的也会分给他,搞事的时候还可以拿他做盾牌。

可是还是拒绝。

因为什么。

这可是男子汉的自尊心啊!

之前被一扯就灭的自尊心再次死灰复燃了。

这时候的堂本刚自然是没想到在未来会被他那位一直被他为所欲为的哥哥以难以启齿的方式逼得哭着喊哥哥的。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一向在周末和同学出去打篮球的堂本刚一大早便抱着篮球蹦哒着出门了。

当然是没有邀请堂本光一一起的,据说因为他在篮球课上贫血之后就讨厌打篮球了。

堂本光一也像往常一样在房间里温书。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在他揉着眼睛合上一本书时,抬眼看了一下电子表,已经接近正午12点了。

走出去问了眯眼睛的管家先生。

“小少爷还没回来啊,可能是浪_呸,玩到忘记时间了吧。”

堂本光一点点头,但却心生不安。

往卧室没走几步便转身跑出了家门。

心脏随着跑步的速度增快扑通扑通地跳着,脑海里满是那双总是笑着的大眼睛。

一路跑到了学校差点跑过头,看见两个男生正扶着一瘸一拐的堂本刚正往外走。

堂本刚看见他愣了一下“光……光一?”

两个似乎是刚的同学的男生也望向他。

“你是,堂本的弟弟吗?”

“啊,是堂本说的那个如少女的弟弟……”

堂本光一刚扯出的笑容僵在那里,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很快消失让人怀疑有没有出现过。

“你怎么了吗?”堂本光一走到他面前,轻声询问。

“对方犯规,把堂本的腿撞折了。”一个小伙伴忿忿不平地解释。

“哪有那么严重,就只是扭了而已。”堂本刚此时不敢看堂本光一的表情,即使他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神闪烁着心虚,黏黏糊糊得带着祈求的语气“你,你别告诉爸爸啊,他最讨厌我受伤了。”

“不会的。”嘴上先这么答应着,堂本光一将堂本刚一把接了过去,转头对那两位同学微笑“谢谢你们,那我就先送我哥哥回去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哥哥那两个字说得格外咬牙切齿。

抓着他手臂的手很用力,堂本刚的背后莫名升腾出一股寒意,转头望向专心低头扶着他走路的堂本光一,对方像是察觉到了投过来的目光,抬起了头,回给他一个温暖又带些羞涩的一如往常的笑脸。

寒意瞬间就蒸发了。

嘛,肯定是想太多了。

————

抓起他红肿得厉害的细瘦脚踝,堂本光一还没动作他就倒吸一口冷气。

“痛吗?”

“光一,你别告诉爸爸。”黏黏糊糊的嗓音还带着哭腔,水盈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

知道他是在装可怜,堂本光一失笑“不会的,这都是你第几次跟我说这句话了,在校门口一次,回家是一次,家门口一次,现在一次……”手轻柔地抚过脚踝凸起的骨头,他突然冲堂本刚笑了“除非你在周末不出去乱跑,在家看书,我就不告诉伯伯。”

“我……”大眼睛又渗入水光,这招对于他那位容易心软的哥哥简直屡试不爽。

“吃蛋糕吗?”

“吃!”水光瞬间被敛进去。

收起药物喷剂,堂本光一瞥了一眼在他的床上眯着眼睛吃蛋糕吃得晃起腿来的堂本刚。

这招也屡试不爽呢。

——

一向蹦哒着去学校的堂本刚此时只能由堂本光一专车接送。

什么专车?自行车啊,难不成还是法拉利。

伤早就好了,可堂本刚却养成了每天被载着去学校的习惯。

虽然路上偶尔会穿过几只追着猫的老鼠,抑或是肚子上有口袋的肥猫,头上有飞行器的狗,嘛,这些都是堂本光一说的,他可看不着。秉着爱护动物的美德,堂本光一时不时就急刹车,然后导致他整个人随着惯性撞到他的背上 。

除了以上这些,他还是很享受被载着的过程的,早晨的清风拂过脸颊,路上偶有颠簸却毫无不适感,两人一路上会你一言我一语地进行着类似于漫才的谈话。

载着载着,堂本刚也升入了堂本光一所在的国中。

因为路途有些遥远,堂本刚和堂本光一一样拒绝了家里司机的接送,跟堂本光一一样选择了骑车去。

于是父亲就给他买了辆自行车。

“嘿,光一。”拿到新车的第一天堂本刚便骑着自行车晃到了在庭院捧着书的堂本光一面前“不耗电不耗油,全日运行无阻碍。”

“……”

不知为何那一整天堂本光一都没和堂本充久说话。

——

两人还是一起骑着车去学校。

开学的第一天堂本刚就产生了一个疑问,这是在去学校的路上产生的。

“光一,为什么不走你平常走的那条?我还想着能不能看一眼小学呢。”堂本刚慢悠悠地跟在堂本光一后面。

堂本光一面不改色地开始蛇形走位,声调略高“那条路坏掉了。”

“诶?”堂本刚跟上去与堂本光一并行“怎么坏掉了?你不是一直走那条路的吗?”

堂本光一继续面不改色,脚上差点脱离踏板,然后又完美掩饰过去了“你想去看看吗?那边出了车祸,听说总是有不明物体在那飘荡。”

“不不不,才不要。”小圆脸害怕得都皱了起来。

长大后回母校时堂本刚有去走过堂本光一载了他一年的那条路,一拐十八弯走得第二天脚酸得小圆脸又皱起来。

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

升入国中后,堂本刚在这人生的漫长十三年中遭遇了最大危机。

光一好像很受欢迎的样子!

他是学生会的副会长,还是学校棒球队的,他还目睹过女孩子送他情书。

在他兴致冲冲地拿着两个炒面面包去找堂本光一,按着同学的指路成功找到了在楼梯拐角的光一。

光一正背对着他,一个双马尾的可爱女孩子正拿着粉红色的信封满脸通红,声音也娇滴滴的“堂本前辈,我喜欢你。”

堂本刚从那开始心脏处就像塞了一整天的车一样堵堵的,手边不自觉捏紧了面包,在堂本光一还没回应对方之前就转身跑了。

堂本光一如果有女朋友?

这就意味着光一没有空陪他打游戏,给他送小零食,给他补习陪他看书,他很可能正陪着某个大欧派的学姐或同级生或小学妹打游戏吃小零食补习看书。

堂本刚这么想着就抬头瞪了他一眼,生气地吃多了两碗饭。

堂本光一莫名其妙地就挨了一记瞪视,虽然毫无杀伤力还很可爱但他还是很无辜啊。

堂本刚气呼呼地上去了,一直没说话的堂本充久抬起头转了转眼珠望向堂本光一“tsuyoshi又怎么了?”

堂本光一继续十分秀气地细嚼慢咽,耸耸肩“我也不知道,伯伯。”

——

“你怎么了吗?”敲门无果之后就只能在门外喊“今天你吃的很少,你怎么了?你饿吗?”

堂本光一一向温柔的嗓音在门外响起。

堂本刚心里莫名升起一股无名火,抓起抱枕气呼呼地往墙上丢。

[堂本光一你变了!你哪只眼睛看我吃得少了。]

堂本光一听到了响声,扭开把手想进去但还是顿住了“你怎么了吗?”

“哼,找你的小学妹去吧。”堂本刚把头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还没思考话语的含义就脱口而出。

外边半晌没说话,然后传来一阵轻笑。

“tsyoshi你这是在吃醋吗?”

里面没回话。

“我是哥哥哦,所以撒娇也没关系,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不会有什么小学妹的。”顿了顿“因为我是刚的哥哥啊。”

里面还是一片寂静。

堂本光一站了一会还是没人说话,想着兴许是睡着了,正要回房间时,里面一阵窸窸窣窣,还有撞到椅子的声音和闷哼声。

门开了。

堂本光一猝不及防撞进了银河里。

“对不起。”

“没关系。”管不住手地揉了一把他乱糟糟的头发。

“光一。”咬咬嘴唇还是叫不出哥哥“我饿了。”

不禁失笑“好。”

——

班里的小兔子一直都是由堂本刚照料的,看着小兔子一点点一天天地长大,蓦然有一种看着自己孩子长大的感觉。

“嘿,健三郎,今天也要快快长大哦。”慢慢地抚着小动物柔软的皮毛,轻轻笑了。

因为家里演的小狗叫做健次郎,作为男生的小兔子就被他称作了健三郎。

同学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摸摸看看小兔子,对取名这一方面也没太大的意见。

大家也是健健,三郎地乱叫一通。

小兔子也算是给班级带来了许多欢乐。

——

从空无一人的教室走出去找这时兴许还在教室看书的堂本光一。

书包在背后晃啊晃,挂链上妈妈做的玩偶荡啊荡。

在光一的教室后门站住脚“嘿,光一。”

堂本光一闻声转头,跟身边那个正斜着眼看堂本刚的女生说了几句话,便起身往堂本刚大步走来。

“走吧。”

“抱歉啊,刚。”堂本光一颇困扰地抓抓头“学生会的事必须今天解决,你先回去好吗?”

堂本刚瞥了一眼里面逆着光看不见表情的女生,又望向眼前正盯着他的堂本光一,最终乖乖地点头“要在7点之前回家哦。”

“嗯。”笑意从嘴角溜上眼角“回去小心点。”

“那,拜拜。”堂本刚回头望了一眼目送他的堂本光一,转身大步晃着书包走了。

——

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家老书店。

堂本刚看了一眼突得按住了手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

嘛,去一下书店而已,也不会太晚。

将脚踏车停到门口,推开稍显老旧的店门,门边的铃铛响了一声似乎惊动了正站在柜台的店长。

睡得迷迷怔怔地半睁开眼。

一只肥大的花猫踏过柜台上凌乱的纸张抬眼睨了他一眼,便跳了下去,惊起纸张随着动作也翩翩然掉落下去。

“啊,小刚,来找jump啊。”店长挂着堪称慈祥的微笑,据邻居们说这是茂式微笑。

“啊,随便来找一下其他书,最近光一升高中部要考试了,我有听到他说在找一本书。”

“是吗,我也忘了有什么书了,你去那里找一下吧。”城岛茂手边胡乱地收着乱成一团的桌面“你们兄弟两感情真好呢。”

“嗯。”堂本刚抬手摸了摸鬓角,抿嘴笑了一声,然后转身往城岛所说的地方走去。

角落那有几个男生捧着漫画书叽叽喳喳,堂本刚定睛一看才发觉那是班里后面那几个常调皮捣蛋的男生。

男生似乎是感觉到了视线,望向了堂本刚。

“哟。”堂本刚招手笑了笑。

他们并没有理会他,继续围着叽叽喳喳。

耸耸肩,继续在书柜上找寻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脚都要蹲麻了,终于看到了在脑内一直重复的书名。

颇费力地拿出来,却瞥到角落一个男生眼神鬼祟地正把书往书包里塞。

“喂,你在干什么呢。”站了起来,快步走过去,气鼓鼓地抓住那只手臂“你在做什么。”

——

堂本光一忽的心脏一滞,圆珠笔在纸张上画出一道突兀的长痕。

身边的女生似是察觉到他的不同一样,皱皱眉头满脸关切“怎么了吗?堂本君。”

“没有。”堂本光一微微勾了一下嘴角,摇摇头“只是饿了而已。”

“那么堂本君解决完之后去我家吃饭吧,我妈妈做的茄子很好吃哦,总比你们三个大男人围在一起吃晚饭好吧。”女孩子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红扑扑。

原来刚才去厕所是去补妆了啊。

堂本光一愣了一会思维发散到别的地方去了,听到茄子两个令他想想就作呕的字,勉强让自己嘴角保持礼貌的弧度不变淡,然而声音还是突得便低了“不用了,我就喜欢和家人一起吃。”将家人两字咬得很重,低下头继续做事也不管女孩子脸上的表情。

——

男生立马慌乱起来,见到是堂本刚头低得更低,推了推眼镜,声音微不可闻“请,请不要揭发我。”

“班长?”堂本刚愣住,认出了在班级里担任班长的坂田。

“对对对不起。”连脖子也瑟缩起来。

“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啊。”堂本刚松开他的手臂,声音跟着小起来。

见自己已经解脱,男生立马抬头发了狠劲推了堂本刚一把,然后转身跑了。

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的堂本刚坐在地上望向被扔在地上的书籍发了会愣。

然后回过神了手脚并用地爬过去捡起来。

五百日元啊。

——

最终还是买了三本书回到了家,却碰到了正想骑上脚踏车的堂本光一。

见到堂本刚立马放下车快步走过来,也不管可怜的车因为主人的鲁莽翻在地上。

“怎么那么晚。”堂本光一的声音出乎意料地低沉。

“买书去了。”堂本刚睁着大眼睛眨巴眨巴,光一是变声期了呢。

堂本光一顿了顿,还是什么都没说,揉了一把头发声音放轻“进去吧,伯伯等你很久了。”

明明很讨厌别人碰他的头,光一却完全没问题。

堂本刚看着刚修完杂草的地面点点头,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噼里啪啦。

痒痒的。

——

第二天兴致满满地蹦到了学校,元气满满地打开门就说了声早上好。

抬眼看了一眼坐在前排的坂田,对方的眼神立马躲闪到书本上。

班里的同学这次没有回头,看了他一眼便围在一起交头接耳。

堂本刚懊恼地抓抓头,脚步放轻走到桌前。

“诶,怎么在我桌上。”

透过笼子,里边的兔子闭上红眼睛已经一动不动了。

——

“再怎样你们都不能拿生命开玩笑吧。”堂本刚环顾一圈,提起了笼子“到底是谁?”

“不是一直都是你照料的吗?堂本。”

“这不是传说中的贼喊捉贼吗?”

“可能是没有母爱心里扭曲找小动物发泄吧。”

班里一阵可怕的寂静后响起哄笑。

双手不禁紧握成拳,堂本刚深吸一口气压抑住怒气“请你们动一动脑子,兔子死了我是第一个被怀疑的没错,我想如果我要干什么事的话事后必定会去将证据毁掉的。这样你们还认为是我吗?”

渐渐拥挤的空间内再次噤若寒蝉。

“我认为。”一个小小的声音响起“你既然会这么想别人也会这么想,逆向思维不是更安全吗?”

堂本刚循声望去,是坂田,对方一对上他的目光立马瑟缩回去。

班里人再次喧嚷起来。

堂本刚默默抱紧了笼子,里边的小兔子再也不会醒来,指尖微微颤抖着,突然就只听得到他们的嘴一张一合。

眼前的色彩变成了黑白默片,所有人都徒劳地张着嘴,显得滑稽又可怜。

纵然他一人有百口,也抵不住众口铄金。

——

堂本刚最近好像沉默了不少。

吃完饭就上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tsuyoshi怎么了?”出差回来的堂本充久还未放下行李就问。

堂本光一皱着眉,摇了摇头。

——

早上起来时,门口出现了一本他找了许久的书,堂本光一的眉头舒展开来,跑去了刚的房间“刚,是你买的吗?”

门禁闭着,不像平时一样只是关上。

“嗯。”

只得到一个字的回应,眉头又皱得能夹死路过的飞虫“刚,你最近很奇怪。”

里面沉寂半晌。

“没有了。”声音依旧黏黏糊糊带着些轻快“只是最近的考试考不好而已,你别告诉爸爸啊,光一你快点回去学习了,你不是很想考那所学校吗?”

“嗯……”

“快去吧。”

堂本刚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一样,直直推着堂本光一远离房门。

“光一。”

在堂本光一踏出一步时,他的声音骤然响起。

“嗯?”

“没有,快去吧。”

堂本光一抬手想拧开把手,却发觉里面已经反锁了,顿了顿,还是松开了。

事情绝非他说想象的那么简单。

——

有时夜间房门外会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打开门却什么都没有。

刚依旧是准时上学放学,只不过是再也没有同他一起。

心中的不安随着夕阳的临近最近加深,推着自行车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平时刚总是去的老书店。

正对着阳光有些刺眼,握了握把手,停下了车。

——

“我先走了。”

堂本光一刚下楼便听见堂本刚离开的声音,抿了抿嘴,又转身上楼。

据他所知,堂本刚已经许久没去学校了。

悄然进了刚的房间,不像平时所见的那样,窗户大敞着让阳光跳入,入眼一片阴沉。

翻开放置一旁的教科书,里头划满了用马克笔划的黑条。

心中突得一痛。

“刚。”

——

城岛茂见到堂本光一时一如既往地挂着标志性的笑容“你们两兄弟经常来呢。”

“刚上次也来过了吗?”

“是啊,他上次可帅了,还抓到一个偷书的。”

“偷书的?”不禁心头一跳。

“是啊,瘦瘦弱弱的,戴着眼镜,可惜让他给跑了,听小刚好像喊他……什么坂田。”

花猫带着肥硕下垂的肚子异常敏捷地跳上了柜台,被城岛一把抱住撸了几下毛“他还把那本书买下了,可能是要送给那孩子吧,小刚真是好孩子啊。”

心脏猛然像是被一只手攥住捏紧一样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什,什么书。”

“啊,就是一本大红色的参考书。”

——

堂本光一将从堂本刚抽屉中拿出来的书包好,拿着书缓缓地走进堂本刚所在的教室。

堂本刚果真是不在的。

心中夹杂着懊恼与悔意,嘴角还挂着得体的微笑“请问,坂田在吗?”

“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瘦弱男生颤抖地举起了手。

手上捏紧了包着书的书皮“你好,能出来一下吗?”

——

为了不让堂本光一发现自己翘课的事,堂本刚在最后一堂课快要进入尾声时,缓缓走进教室。

所有人都望向他。

已经被冷暴力与过分的恶作剧对待许久的堂本刚此时脚步一顿,心生不安。

“刚君。”同学突然就对他用了敬语“光一君为了为你讨回公道,把,把坂田那家伙打了一顿,现在在教导处呢。”

“什么?”堂本刚又微微后退一步。

“直接就拖着坂田从走廊这头拖到那头,把一本参考书就直接塞他嘴里,坂田一边哭一边求饶啊,要不是警卫和起来拦着,他现在兴许已经拖着坂田向你谢罪了。”

“我从未见到这么恐怖的光一君,明明那么瘦却好像有怪力一样。”

“说什么我都不舍得欺负的人你居然敢动……”

同学的话还没说完,堂本刚便拔腿像疯了一般往教导处跑去。

笨蛋。

笨蛋光一。

一把拉开门,站在门口气喘吁吁。

堂本光一一时愕然,不知如何是好“刚……”

堂本刚听到呼唤抬起头来望向嘴角还有伤口的光一, 这些天积蓄下来的委屈和眼泪突然就如洪水般爆发出来。

挡也挡不住了。

堂本光一就看着他眼泪一滴滴得如断掉的珠链般落下,一步一步地走到他面前。

拉起握紧他一向温暖柔软的手。

“刚。”

“我们回家。”

堂本刚用手胡乱地揩着眼泪,继续抽泣着点着头,继而被用力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我们回家。”

——tbc——

发太多好像发不出去emm

评论(1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