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咦夫斯基

碎碎念的号 ,没什么好关注的。
不,别关注了。
杂食,高冷,缘更
大部分时间都不产 小部分时间在摸鱼
日常矫情 非常暴躁
不混任何圈 写文就是为了自个爽 喜欢看别人搞事情

[人间失格]假如我还活着(二)

  影山留加×大场诚
  假如小诚还活着,与原剧有出入
  无文笔无逻辑无质量甚至还三观不正的三无产品
事件的十五年后
  慎入
笑着看完闪灵后的激情码字
——

“人的死亡就像是水溶于水。”

“什么?”

“大场先生,您有听过这句话吗?”石冈和己坐在便利店外的外椅上,手指有一些没一下地搔刮着啤酒罐的拉环,向眼前的人露出礼貌的微笑。

“……没有。”大场诚下意识摩挲着放置在腿上的鸭舌帽帽沿,他好像总是在他面前低着头弓着腰,像是在防备抑或是在害怕什么东西“我……初中就肄业了,毕竟我比较笨不会读书,恐怕和身为作家的石冈先生聊不上来……我就先……”

他说着说着便想站起来。

石冈连忙一把抓住他细瘦的手腕,又惊觉无礼立马松开了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场先生,我只是,只是……”

石冈和己憋了半天竟再也憋不出半个字来。

大场送他的那瓶香水,他自从起了疑心之后便有送去专门的机构去化验过,得到的结果却只是普通香水,并没有和其他的有什么不同,对人也没什么能催发噩梦的效果。

“我只是觉得你有些眼熟,或者老土一点,是一见如故。”石冈和己决定还是把一些信息告诉他较好。

大场诚微微蹙眉,像是难以置信抑或是其他的表情。

“可能我是大众脸的原因吧,石冈先生作为大人物肯定是与许多人来往过的,记错了也无可厚非。”

石冈和己抬眼看了他一眼,再次深切认为大众脸是不可能长着这么一双清澈的鹿眼的。

“大场先生,我这些天大概是打扰到你了,真的很抱歉。”石冈和己与他面对面站着,带着凉意和湿意的夜风吹过,他喉结上下动了动,发出的声音有些沙哑“就是您给我的那种感觉太特殊了,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我很想知道您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这可能……是一种好的写作素材,很适合我最近连载的侦探小说里的助手先生的性格。”

“……”

石冈牵强地把嘴角往上一扯露出一个笑容,那张英俊的面庞上的黑眼圈虽说瑕不掩瑜,但也可以说是憔悴,恐怕只有他和医生知道他最近被那个连续不断的噩梦怎么折腾了“大场诚先生,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经常对我有排斥的态度,但是我是真的想与你成为朋友。”

大场诚盯了他好一会,最后笑了笑“不好意思,石冈先生,写作素材还算可以接受,但是朋友便算了。”他顿了顿“……我不交朋友。”

继而目不斜视地从石冈旁边走过去进了便利店。

那若有若无的香气擦着夜风吹进了鼻子。

石冈和己皱了皱眉头,觉得被夜风吹得有些头晕。

——

提着一拉啤酒回到了家里,这才看到走前忘记关掉的电脑。

趿拉着拖鞋走过去,看见了好友刚发过来不久的邮件。

石冈托好友查过自己出车祸时之前的那个地方那个时间段的新闻事件。

类似于少年坠楼的,那个时间段,好友发过来一段当时的报道。

因为校园霸凌失足坠楼的少年,其父因为复仇杀人判刑,其他涉案少年因为未成年保护法均未报道出名字相貌,均用少年ABC代替。

然而可笑蹊跷的是,却透露出了坠楼少年的姓氏和相貌。

大场。

……

石冈和己握着鼠标的手无意识的抖了抖,继续往下滑,慢慢露出的脸让他背后一阵发寒。

大场诚


便利店的大场诚先生。

——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