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咦夫斯基

碎碎念的号 ,没什么好关注的。
不,别关注了。
杂食,高冷,缘更
大部分时间都不产 小部分时间在摸鱼
日常矫情 非常暴躁
不混任何圈 写文就是为了自个爽 喜欢看别人搞事情

[人间失格]假如我还活着

  影山留加×大场诚
  假如小诚还活着,留加化名石冈和己,与原剧有出入 ooc
  来自事件发生后的十五年后
  无文笔无逻辑无质量甚至还三观不正的三无产品
  慎入
  ——

又梦到了。

那个看不到脸的少年。

总是在一个堆满杂物吹着寒风的天台上,反反复复地执行同一个动作:

跳下去,

跳下去,

跳下去。

他身上沾满了鲜血,怎么样都擦不干净洗不掉似的,布满了全身,凝固成了黑色。

那黑色像是要将他鲸吞,拉扯着他一步步朝天台走去。

看不见脸孔的少年发出绝望的惨叫和质问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只伸向他的手好似能不断地拉长,直致将他拉入黑暗,扯下无底深渊。

正当他眯起眼试图看清那个少年的时候。

一道来自天边的闷雷倏地炸开,他猛然惊醒。

用两根手指捻着山根缓了缓,他大腿上还摊着一本又厚又枯燥的专业书,怕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窗外风起云涌起来,吹进一丝大雨倾盆前的冷风。

明明还未到傍晚,天已经微微阴沉下来,空气弥漫着闷热潮湿的气味,窗檐上的绿植已经快被喷薄欲出的水汽压弯了腰。

石冈和己直起身,站了起来,头部还残留着一丝丝睡后的晕眩,他撑着沙发,将书放回书架上。

他不知道那个少年是谁,比同龄人还要贫乏一些的记忆找寻不出关于自己认识这位坠楼的少年人的蛛丝马迹,甚至连相似的案件都没法让他清楚地在梦中描绘他的面孔。

兴许是灵感爆发,告诉自己要写一个关于少年坠楼自杀抑或他杀的故事,或者是医生所说的工作压力过大,抑或是,少年时代的横祸让他忘记那段历史。

可是少年那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他,让他对这总是缠身的噩梦释怀。

他是认识他的。

并且还有一丝诡异的眷恋。

他一定要查下去。

—— ——

楼下的便利店最近来了一名新的店员。

大约是和自己一样的年纪。

并且是单身。

石冈和己最近很喜欢去那儿,就算自己不需要,也总是到那儿买一瓶水或是啤酒或是其他的,到柜台结账,和那位让他一见如故的店员先生搭搭话。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位店员先生好像很怕他,又好像掺杂了另外一些什么情绪。

他还记得几个月前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石冈和己带着一见如故的喜悦,蹩脚地搭讪道“先生你好,我总觉得你很熟悉,我叫石冈和己,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那位似乎很害羞的店员连忙低下头,扯了扯围裙“不认识,你不认识我。”

“那……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店员突然抬起头,好像是看了他好久。

“……大场诚”

他叫大场诚。

石冈和己心中一跳,那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越发深切,他由衷地微笑“你好。”

——

大场诚先生之后还送了他一瓶自制的香水,由此便是他噩梦缠身的开始。

——tbc


瞎jb写产物

评论(8)

热度(8)